Anthony Edward Stark

魔法光晕消失殆净,我终于察觉到自己的嗓子被火炭烘烤般难受,可那片区域与我的视线胶着着。我还在捕捉气流涌动时漂浮在空中的尘末,脑海不断回放着他的只言片语。我用这见鬼的方式挽留那短暂,于我又如四季翻覆的二人时光。

几乎要让他为我回头了,我自嘲道。

"他还应该为你的举动痛哭流涕。"Friday又用这种怎么听都没诚意的奉承*敷衍我。她冒出头来(她为什么会喜欢只有头的投影)与我面对面:

"Tony————这样的你来我往是你真正想要的吗。"

"我不知道。"

"别逃避。我就是你。"

“……”

评论(3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