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thony Edward Stark

假设法。假设他能及时感受到缠绕在我们之间的色欲暗涌,命题就是我疯了。因为我他妈的受不了了。

领带被攥在手里皱的不成样子,没有缓冲唇齿便磕到一起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我的口水流进他的嘴里。
我们吻得热情难分,事实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卖力地让我们的舌头搅在一起。喘不上气才舍得松口,把他按到墙边,防止他跑掉又单膝抵在他的两腿之间,上半身紧贴着继续吻(咬)他。Victor没有半点退缩,连多余的动作都不给我。

“你他妈的懂没懂??”

评论(4)

热度(7)